当前位置: 文学院 >学生园地 >文学原创 >正文>

路——汪文职

发布日期 : 2017-6-23 10:58:05访问次数:148次
  外公是在几年前离世的,数年来外婆一个人走过断壁残垣般的日子,缅怀着逝者、伴着孤独,默默细数着余日。
  印象中外婆矮胖的身体撑着的是一张永恒的笑脸,微驼的背遮不住那股子精神气儿,身子永远健朗如初,但终是岁月不饶人,又或是抵不住相思,外婆猝不及防的老了。外公被葬在半山腰上,据说那块山水显态,正当阳,可以让外公在世界的另一边过上富足的生活,不过山路崎岖,外婆倒是数年没有去看望过外公了。
  上九日,外婆提出要上山。上山前,她随手折了树枝,当做拐杖,撑着上山,我们几个孩子紧随其后。我注意到外婆的新衣裳破了,那裂开的缝显得尤为美中不足,外婆自己已经难以穿针引线,又没有人会闲下来替她缝补衣服,那裂缝便也就如此一直存在着,像是她心头上没有愈合的伤口一般,不曾消逝。外婆的腰背远不如从前一般挺直了,每走一步拄着的树枝都会稍稍地弯曲,本就是雨过天晴,地面泥泞不堪,走过的路都会留下树枝戳的洞,深浅不一。不过外婆终是穿越了崎岖的山路和一路的荆棘,来到了葬着外公的那块平地。
  一米多高的草爬满了坟头,和周围肆意滋长的树木杂草融为了一体,鞭炮残骸横七竖八地躺在坟前,墓碑前也铺满了厚厚的一层蜡。本以为外婆积攒了多年的感情会在一夕之间爆发的,不过外婆一句“孙女儿、孙子们来看你咯,你在那边儿就要好好保佑她们!”一笔带过。我不禁好奇,我想也许是拘泥于我们这些外孙,外婆也害羞了;又或许当外婆注视着墓碑的时候,外公也在冥冥中回望着外婆,所以有些话也就不言而喻了。总而言之,千言万语终汇成了一句平淡无奇的话语。我想此时此刻,对于外婆来说,这一路的泥泞与艰险都是值得的。记得去年来看望外公的时候,我正面临着高考,特地来求外公指一条明路,也在心底默默祈祷着“外公您一定要保佑我考好”,既是迷信也是自己求个心安,父亲也是将所有逝者的坟都拜了个遍,现在想来原来这都是老一辈传下来的习俗。也许上九日人们祭奠逝者除了希望逝者在世界的另一头过的快乐,富足外,也是在为自己祈福,因而上九日祭祀这种习俗才能得以沿袭下来。
   外婆生活的年代,粮食永远不够吃,冬天也是冷的要命,听说村里还有饿死过人。但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外婆和外公两个人抚养了九个孩子,那时候吃饭永远是要用抢的,外婆心疼手烧伤了的姨妈和年纪最小的我的妈妈,总会偷偷的留一点给她们,她们就这样熬过了一个家最难的日子,这么多年过去了,好不容易几个孩子都成了家,生活也富裕了起来,外公却走了,留下了外婆孤零零的一个人。
  现在的她虽说已年过花甲,该是遗享天年的年纪,但世俗的纷扰总是不绝于耳,一些琐事也总是要操心。外公去世后,外婆和大舅一家子人一同居住,家里的两个孩子已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却迟迟没有婚娶,街坊邻居逢外婆就会询问情况,外婆也是十分焦急,无奈之下,她只有一天到晚开启洗脑模式,告诉两个孩子要有担当,不要总是依靠家里……看起来非常希望自己的良苦用心可以得以回报,但是也许操碎了心都难以改变事实,所以每每这时候我都会心生丝丝凉意,不禁心疼起外婆。没事儿的时候,外婆也总是跑到我家和我妈唠嗑,说到大舅一家时,也总会抱怨不争气的两儿子和一个只会指手画脚的儿媳妇,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我早已对此种言论习以为常,但听到外婆亲口说出来的时候,我才明白那种除了看热闹之外的深深的担忧与无奈。 记得在大舅家吃团圆饭的时候,外婆一个人闷着,一句话也不多说,我倒奇怪了平常话唠的她居然安静了,又想到或许是感受到了浓浓的年味儿,心里很温暖以至于一时间不知道如何表达自己。后来看到大舅妈对外婆的颐指气使,没有半点尊老的意识,我倒有点明白了外婆的反常,当时也是一股热流涌上脑,但又生生地把它压了下去。
  外婆这一路走来受过的气、吃过的苦确实让人心生怜爱,不过转念一想她总是对这些不屑一顾,用自己的善良温柔地对待着这世界,尽管外公离世她一个人披荆斩棘,但她却从未抱怨过一句,在她身上我总能找到那种独属于女人的坚强与自尊,同时她也得到了别人的尊敬与爱戴,我想这也是我由衷佩服外婆的原因吧!
下一条:暖乡——郭兴 上一条: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