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文学院 >学生园地 >文学原创 >正文>

天空:四方城札记——田宝智

发布日期 : 2017-6-14 15:47:36访问次数:133次

契机

低声隐隐自语的丹霞
叶落也参与不到风沙
月光顺流而下
在所有海洋都结冰的表面
撰写你的,我的
信仰的文字
那里的人们都还没有名字
一样的肌肤和背脊
雨水,奢侈多于浪费
绿色在旷野里的奇迹实属不易
石头,终于腐烂
这里的国度没有疆域
也只有沙砾才没有恐惧
黑夜,坟地,地狱
都会有能用完的魔力
造物主的超能力也真神奇
就连日月星辰都甘愿为仆役
信仰  并不是
刻在石壁上,绣在旗幡上
图腾,便为契机 

雨息

五月又来了,流浪了一周年的柳絮
风中一段故事溅起泥
坚持不漂泊的过客,马蹄又响起
悠长,悠长
悠长的仪式在钟底留了一张纸
这里不稀缺罕见雨,应往北方走去
黑夜悄悄告诉你关于海的秘密
月亮与海湾约定的起居
垂钓,撑篙,燃灯,弈棋
灯塔就不会迷路在霓虹灯和楼厦车笛里
雨水在夜里归来又要在明天离去
黑暗骑士倒挂屋檐和蜘蛛熏染在
千年的烟炉香火
嚼食聚散别离
人们执著的看不清的只有以此
既有来,便有去,绝不带水拖泥
这只不过是一段石
风搬不走,雨推不去的
石头,在山崖一隅隐秘地窥伺人间生息
云策划一场又一场行旅
最值得留守的还是离别
风信北釆,大雁南飞,人们四下奔离
这簿家谱还在怀抱
从怀表的滴答瓢泼到
泉眼,河道,川谷,海洋
都数不出味道的神秘 

哑语

被这凄惨凌厉的哀嚎惊醒
片刻恐惧,片刻安息
黑夜或许会忘记,或许铭记
这是明天馈赠的重礼
从这时起,雨水渐渐收敛起怪脾气
只是路途遥远
口渴焦躁,痛苦难抑 
手指戳着两只滴血的眼睛
英雄不会这么早降临
当这双脚印不再闪光的时候
东方的云彩会携着家眷来拜访朝觐
打着奇怪的手势似是在询问
星火光芒,一方城池
看不见,听不到,摸不懂
衰草在荒烟燎烧庆贺之时
恰好把眼睛安给故乡的瓦蓝鸽子
语言翻译出来竟有五箩筐
字迹都是以希望描绘记叙
风里,雨里
只要稍有片刻的歇息就
挑起担子在彩虹桥出售麦子,自划自比练言语  

回归

 ——暮色四合,月影如蛇
何处隐约不绝的赞礼声
使者掸掸人间烟火
英雄的墓志铭用鲜血刻铭 
——风呜咽沉吟,诵奏胜利交响曲
人人都手捧一张通行证
在歌舞升平的日子里
悲剧惨案骤出不穷无人问津 
 ——太阳,睁大眼睛走向人们
有不相信真理的人
埋头在黑夜里苦寻丝缕光明
漂泊而回不锁门,不熄灯欢庆
  ——栖身于月亮背后的人
炊烟在劝诫归来此处安身
只是,不能勘查侦测出风云归宿
肚腹空洞,饥饿盛行 
——风向标狂暴的龙卷风
哪里还会顾忌怜悯
濒临永逝的绿色和人群
这边唤不醒,那边又数不清
下一条:你是年少的欢喜——方栋 上一条:路——汪文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