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文学院 >学生园地 >文学原创 >正文>

你是年少的欢喜——方栋

发布日期 : 2017-6-14 15:39:08访问次数:142次
      零点零一分,有点想你。
      辗转反侧还是放下了手机。又不是小孩子了干嘛找他,张傲雪想着。平躺在床上,心却全被另一个人占据。
      要说相识,那得追溯到中学时期。陆云,一个外地插班生,直接给安排坐到张傲雪背后的位置了。
      “初来乍到,请多指教。”陆云的第一句话,是对着张傲雪说的。为此她还小小的激动了一下。“这题怎么解的?”一有困难陆云就拿笔头敲前面的椅子,然后贱兮兮的笑着等待她回头。
      “这个......你等我看看。” 不知在草稿纸演算了多少,张傲雪一笔一划地把过程写给陆云看。可最后总免不得被他揪出几个错误亦或是不能自圆其说,又被他一顿嫌弃。
      “哼,你都会还问我干吗。”“这不,有个人理理更清楚嘛。”“哦...”那个时候的小心思,全揉在眼神里藏不住,干净的容不得一丝杂质。
      “以后想环游世界吗?”“废话,出去玩谁不想”“最想去哪个国家?”“普罗旺斯!我要和心爱的人站在成片的薰衣草里看夕阳,哈哈哈...”“我跟你一起去啊”“鬼要和你一起哦”“哦...”
      每逢过节,张傲雪总不免给身边的人都备一份礼物,最后顺理成章的在他桌上放下最用心的一个。
毕业前张傲雪的留言本,陆云也是等它在班上转了几个轮回后确定无误,才放心的随便写了几个大字督促张傲雪好好学习。多亏了他们的小打小闹,苦闷的高中生活就这么过去了。
      毕业聚会的最后一个情节,设计的是让每个人抽签。每张纸条都写着一个同学的名字,然后给抽中的人写一句话匿名送出去。说巧不巧,张傲雪抽中的是陆云。
      七点......八点......九点......十点......时钟一分一秒的转过,却无不是加重了她内心的紧张和矛盾。今天到底怎么了?先是全班找遍了也没看见给我的纸条,现在他一点反应都没有。
      刚在张傲雪赌气准备睡觉的时候,手机震动了一下。“您有一条未读消息”是陆云的。“要和我报同一所大学吗?”“才不呢,我要飞的远远的。”“哦...”
话虽这么说,但显然,张傲雪还在生刚才的气。然而,陆云就这样没有后文了。睡了?我去!张傲雪本想问他准备去哪所大学,突然来了这么一出戏,张傲雪是不想再主动找陆云说话了。
      谁也没想到,他俩一样的分数,两张截然不同的通知书,三年谁也不愿先开口的冷战就这样开始了。
      张傲雪还就真的越飞越远。当初为了去法国的那个愿望她毫不犹豫的选了法语专业,后来又争取到交换生独自踏上了求学路。
      要说这几年,不想他是假的。但骨子里那股倔强的脾气,两人还真谁也不输谁。命运总是喜欢开些小玩笑,不然也不会让他们在这异国他乡相遇。
      “是你?”“天呐,好巧”“要一起吃饭吗?”“我现在有点事要忙,再约?”“嗯好”
      再约,仿佛变成了推辞最好的借口。就像是你给出去了一张支票,却没有签名。张傲雪失望地回了学校。接下来一连几天,她总要不死心的往他们相遇的街道走上几回,可惜就是没有那个熟悉的身影。
生活又恢复到往日的平静。不知不觉原来已是夏天,张傲雪的朋友邀请她去庄园玩。本来她很想去,但却迟迟答应不下来。因为她知道,这个时节,薰衣草开的正盛。
      零点零一分,有点想你。
      张傲雪思来想去,还是准备问问陆云,要不要一起去庄园。为了防止尴尬得接不上话,脑海里设想了无数种可能。但她拿起手机的那一刻,还是傻眼了。
      “您有一条未读消息”来自陆云。
      “这周末有时间吗?现在风景挺好的。嗯......薰衣草开了,记得你好像喜欢来着。”
      “好”。
      ......
      那一刻,眼泪止不住的流了下来,就像是压抑了很久的感情,终于找打了一个缺口,喷涌而出。
      轻柔的日光,穿过馥郁的芬芳。镀上一层紫色的纷繁。在田间,轻舞旋转。
      “对了,那个...你还记得当初毕业大家交换的那个纸条吗?”“嗯,记得啊。我的是你写的吧。”“你知道怎么不回我的话?”“回什么?你不就写了一句...你是年少的欢喜”“是不是傻,你倒过来看啊”“哦...哦?哦?!!”
      只见他转身跪在张傲雪面前,拿出一个小方盒,戒指在夕阳的余晖下闪耀着光芒。里面还有一张纸条,写着Jed’ epouser。
下一条:行李箱——滕松峻 上一条:路——汪文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