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院

当前位置:  首页 > 学生园地 > 文学原创 > 正文

源疾病——张靖

发布日期 : 2017-06-16 15:39:32访问次数:

       

  26世纪,世界上诞生了一种新型疾病。一夜之间,这种疾病就暴发了,在几个月的时间里席卷全球。这种疾病发作迅速,患者前期表现为好奇心极度旺盛,然后交流迫切,并伴有短暂性精神失常,头脑极易发热,最后死于高烧,患病后人的寿命只有两周左右。
  2513年七月31日,疾病暴发的第四周,A国国会大厦的一间办公室里,
  戴着眼镜的中年男子正皱眉审阅着桌上的文件。
  H省患病人数16423人,死亡人数6866人。G省患病人数31445人,死亡人数7378人。K省患病人数……
  正在这时,门被粗鲁地推开了。
  中年男子眉头皱得更深了,“小陈,你平时不毛燥的,怎么今天不会敲门了?”
  “不是,何总理,疾病的最新报告出来了!”
  “什么?结果出来了?快给我看看!”何总理激动地站了起来,“给我看看!”
  助理连忙将文件递过去,“刘专家说这疾病有两个特性:一是迅速性,即传播迅速,发作迅速,二是不可治疗性。”说到后面助理的声音越来越小。
  办公室里顿时陷入寂静,空气似乎凝固了。
  何总理习惯性地推了下镜框,“已经确定无法治疗吗?”
  “是。专家他们说它是产生于人体内,每个人生下来就具有的隐性疾病,体内无法产生相应抗体,他们称它为源疾病。并且它是靠共鸣这种奇特的方式传播,只要患者与正常人有交流,正常人就会感染。”
  “隔离不行吗?”
  “这个不知道,专家对这种疾病还不够充分了解。”
  办公室又陷入沉默。
  推了推镜框,何总理又问道:“有几个人知道?”
  “您,那几个专家和我。”
  “好,从现在开始,暂时封锁这条消息,不能让我们几个之外的任何人知道。对外就宣称这病可以治疗,专家正在研制疫苗,同时,将那些患者进行隔离。”
  “可是这瞒不了多久的。”
  “你在否认我的决定吗?照我说的去做,还有,暂时别告诉总统,他已经很忙了。”
  疾病暴发第二周。
  H省金龙保险公司所在的大厦顶楼上,中年发福的男子站在落地窗旁看着窗外,缓缓说道:“又是一次流行疾病,这可是个好机会,尽快做出一个保险方案,知道吗?”
  “是,刘总。”说完秘书立刻就离开了。
  就在离金龙保险公司不远的别墅客厅里,青年接起了刚打来的电话。
  “刘少,你知不知道你崇拜的女星被放鸽子了?”
  “她会被放鸽子,你没搞错吧?”刘少满脸吃惊。
  “这你就不知道吧,你这几天总呆在家里,消息不灵通。我的那个狗仔兄弟昨天晚上告诉我的。”
  “到底是怎么回事?”刘少好奇地问道。就在这时,他感觉到头脑一热,不过很快就消失了,并没有引起他的注意。
  “我告诉你,其实是这样……”
  两天后,平安医院103病房门口,刘总满脸焦急,“兰医生,我儿子是什么情况?”
  “已经确认,你儿子患了现在流行的疾病,我们对这种疾病暂时没有有效的治疗方法。”
  兰医生声音中透着无奈。
  “这么说我儿子没救了?”
  “这个我无法回答,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研制出疫苗。”
  “那我儿子还能挺多久?”
  “大概三周左右吧。”
  “我出一千万,你们能在这段时间之内研制出疫苗吗?”
  “刘先生,这不是钱的问题,你就算出一个亿,我们也不能保证在这段时间之内研制出疫苗。”
  ……
  患者在继续增加,很多地方在上演着相同或相似的一幕,恐怖的气氛在弥漫。
  疾病暴发的第五周。
  “哥,这疾病真的没救了吗?你是最早研究这种疾病的专家,真的没办法了吗?”刘总颓然的靠在沙发上。
  “你之前说你儿子在流行疾病发现后一直在家,就那天晚上接了一个电话?”
  “嗯,我别墅里面只有一个年龄比较大的仆人,她没有家人,所以几乎不和外界联系,正是因为这样,我才叫你来,就是想知道我儿子怎么患病的。”
  “我所知道的是这疾病靠共鸣传播,怕是只有有精神上的沟通就有可能患病。而通过我的反复研究,这疾病无法治疗,不过政府要求封锁消息,所以很多人都不知道。”
  “这种时候了,还封锁消息?这瞒不住的。”
  “可政府没办法了,现在国际形势你知道的,如果这种传播迅速且无法治疗的消息传出来,你能想像后果吗?”
  “所以那些混蛋就欺骗说可以治疗,只是研制不出疫苗?”
  对面沉默了。
  这时,刘总的电话响了,“喂,是刘总吗?”
  “是,您是?”
  “那个,很不幸,您的儿子……”
  电话那头并没有将话说完,刘总已将电话挂机了。
  看着墙上照片中儿子的那张笑脸,刘总感觉无法呼吸了,眼神晦暗,感觉一下子就衰老了很多。
  良久,刘总缓缓说道:“哥,你知道诺亚方舟吧,其实,我一直很讨厌诺亚,虽然我也很自私,但是我无法像他,尽管最后大家依然无法活下去,但是我不愧对良心。”
  “你想做就做吧,我也没什么牵挂。”
  第二天,新闻发布会上,刘总平静地说道:“对于患者的家属,我为你们能做的就只有这些了,我将贡献我的全部财产,不是用于治疗,而是避难。政府在隐瞒,源疾病无法治疗,而且传播迅速,我的儿子已经死在了疾病之中,我无法像诺亚一样造出方舟,我只能告诉你们,洪水来了。”
  没过多久,他的身影出现在了各大媒体上,瞬间传遍全世界。
  很快,刘总和刘专家以危害国家安全罪被逮捕,很快执行死刑。
  两个月后,疾病已蔓延到世界的每个角落,死亡人数成指数增长,80亿人死在疾病之下,不过,人类依然留下了火种,散布在世界的每个角落。
  多恐怖的疾病都不可怕,只怕没有与它抗挣的勇气,你肉体上被打败,但精神上并没有死亡,你的意志能够打败上帝的裁决,并会有后人将它继承。

下一条:夜路——王金贵 上一条:行香子·桐叶——罗刚